环保大佬赵笠钧寒冬突围:批量股权遭冻 多路募资补血


Hot Column

Self selected Stock

Data Center

Market Center

Capital Flow

Simulated Trading

Client

Original Title:环保领袖赵利军冬季突破:大规模股权冻结、多渠道筹资和补血

十多年后,赵利军再次进入职业低谷

工商数据显示,赵利军控制下的几家公司已经冻结了股份,包括田军(宁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宁波金钟龚欣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全部由赵利军执行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田波环境的控股股东,赵利军是田波环境的实际控制人。 进一步向下渗透,汇金集团在上市公司田波环境的股份已经冻结

赵利军自20世纪90年代出海创建田波环境以来,环保产业迅速崛起,营业收入数十亿元。 然而,今年以来,田波环境的发展遇到了逆风。高频环境的收购不仅拖延了很长时间,还引发了联合诉讼。 目前,田波环境大大降低了公私合作项目的扩张步伐,并频繁组织国有企业寻求合作。资产销售也已经开始。

11月25日,《新京报》记者致电上市公司田波环境,对方称该公司已发出冻结股权的通知。以通知内容为准。如果通知未被披露,则可能不包括在信息披露范围内。

《新京报》记者从工商数据中了解到,司法协助信息显示,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的股权金额为1151万元。被执行人为赵利军,执行通知书编号为京民初(2019)720号

工商信息显示汇金集团(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月24日,注册资本为2045万元。其业务范围包括投资管理、工业投资、投资咨询、新能源技术开发等。

汇金集团的另一个身份是上市公司田波环境的控股股东。田波环境以“与水产业相关的环境产业布局”为导向,在工业用水系统、城乡水环境等领域提供包括咨询规划、工程设计、项目投资、建设管理、核心设备、运营服务、资源回收等服务在内的整体水处理解决方案。

田波环境公告显示汇金集团目前持有田波环境1.48亿股,占35.48%,赵利军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新京报记者发现,除汇金集团外,赵利军旗下的其他公司也有司法冻结的信息。

工商数据显示,宁波金钟龚欣投资管理合伙公司(有限合伙公司)的股权已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被执行人为赵利军,执行通知书编号为京民初(2019)720号

工商信息显示,宁波金钟龚欣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成立于2012年7月3日。其业务范围包括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工业投资等。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CICC也与上市公司田波环境有关联。

田波环境公告披露,宁波CICC投资管理合伙(有限合伙)是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利军先生控制的企业。汇金集团和CICC构成了一种关联关系,是一个协调一致的行动者。

除汇金集团和金钟龚欣外,新京报记者还从工商数据中发现,田军(宁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2.4亿元的股权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被执行人为赵利军,执行通知书编号为京民初(2019)720号

调查显示,田军(宁夏)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2017年10月24日。两位股东是赵利军和田军(宁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创业路上的第二次挫折

对环保大亨赵利军来说,这次冻结并不是他创业路上的第一次挫折。

据官方网站关于田波环境的文章称,20世纪90年代,25岁的赵利军被提拔为副局长,成为当地最年轻的干部之一,但他仍然决定在海上建立田波。 大约在2000年,田波开始大规模扩张,但公司的管理完全失控。从2000年到2001年,公司亏损超过3000万元,造成了破产的困境。 绝望中,极度沮丧的赵利军选择在中欧学习EMBA,并意识到公司的重生之路。

此后,田波环境再次进入活跃的扩张时期。

2018年年报显示,田波环境拥有100多家子公司、子公司和项目公司,员工2000多人,总资产119亿元,同比增长37%,营业收入43亿元,同比增长42%

随着田波环境发展带来的财富,赵利军在2017年以40亿元的价值被列入胡润富豪榜。他还是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环境服务协会主席等职务。

田波环境在2018年9月发表了一篇文章,表明赵利军毫不掩饰田波环境在工业市场的野心。“我们设定了田波环境三步走的目标,到2020年实现收入100亿元,到2025年实现收入300亿元,到2030年实现收入1000亿元。” “

释放了一个豪言壮语的博斯环境,并于2018年发起了大规模并购。

去年5月,田波环境宣布,该公司计划向徐友芝、王晓和王霞发行股票并支付现金,以购买其在HFE总股本的70%。 随后,双方决定将股权转让交易定价为3.5亿元,其中2亿元将通过向申请人发行股票支付,1.5亿元将通过现金支付。

当时,《收购协议》签订后,田波环境按照协议支付了3000万元定金。公司完成了高频环境下70%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成为高频环境下70%股权的大股东。

然而,交易进行得并不顺利。

2019年6月10日,田波环境收到仲裁申请。徐友芝等申请人就田波环境收购海富环境70%的股权申请仲裁,决定返还海富环境70%的股权,并配合相关业务变更登记。裁定存款3000万元不予退还

此外,徐友芝等人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财产保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月冻结了田波环境持有的70%高频环境权益

徐友芝等人(即申请人)表示,在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后,田波环境未能履行其支付对价的合同义务长达六个月。 公司有权终止合同,如果它延迟履行其主要债务,并且在被敦促后的合理时间内没有这样做。

田波环境认为公司支付现金对价的期限尚未到期,不存在所谓的重大债务履行延迟,申请人无权终止合同

11月5日,田波环境宣布冻结部分募集资金,金额为5133.88万元。冻结募集资金账户中的资金用于支付购买高频环境70%股权的现金对价。交易目前处于仲裁阶段。

11月15日,田波环境部发布了另一项公告。控股股东汇金集团持有的1.35亿股公司流通股被司法等候名单冻结了三年,从正式冻结之日起算。

到目前为止,田波环境控股股东汇金集团持有的所有股份均被司法机关冻结,司法等候名单也被冻结。

田波环境表示,控股股东汇金集团因股权质押逾期利息总额为1130.5万元。与此同时,汇金集团与徐友芝发生股份转让纠纷,汇金集团作为第二被告与中国联合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发生追索权纠纷。

除上述诉讼外,《新京报》今年8月21日报道,杭州滨江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6日将田波环境列为遗嘱执行人,组织机构代码为-9,案件编号为(2019)浙0108浙2287 今天,田波环境署不再被列为上述案件的被执行人。

然而,田波环境在2019年10月再次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案件编号为(2019)京03直1459

该项目的合同金额大幅下降

高频环境的收购引发了诉讼,但赵利军的另一项扩张仍在进行中。

8月13日,田波环境宣布计划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浦江和何芳持有的四川高栏平环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栏平环境”)60%的股权。 因此,田波环境将在集成电路和新显示器件等核心电子产业中增加废酸、废液等危险废物的综合利用布局。

公告披露,2015-2018年1-3月和2019年3月,四川高栏坪的收入分别为0元、1629万元、2549.19万元、3893.39万元和797.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111.8万元、44.99万元、1125.5万元、1251.1万元和236.9万元

11月15日,《田波环境公告》进展称,截至目前,公司仍在有序推进独立财务顾问、法律顾问、审计机构和评估机构等相关中介机构对目标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审计和评估,并准备重组报告及相关文件等工作。 上述工作完成后,公司将再次召开董事会会议对正式方案进行审议,并在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后提交中国证监会审议。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合并中,田波环境也希望通过筹集配套资金来补充现金流。

该计划显示,田波环境计划通过询价方式向不超过10名合格的特定投资者募集不超过发行前股本总额20%的匹配资金,主要用于支付交易对手的现金对价、补充上市公司营运资本、支付代理费及其他相关费用等。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的持续扩张之后,田波环境署自身的债务急剧上升。

2017年第一季度,田波环境负债总额仅为44.64亿元,2017年底增至67.84亿元,2018年底增至95.32亿元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田波环境负债超过100亿元,达到104.71亿元。

与此同时,田波环境的表现也发生了变化

2018年,田波环境实现营业收入43.35亿元,同比增长42.35%,实现母公司净利润1.84亿元,同比下降8.5%;2019年前三季度,田波环境总营业收入为16.68亿元,同比下降42.85%,母公司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下降251.06%

从行业形势来看,环保行业在资本市场上突然遭遇冷遇。一代激进且不断扩张的民营环保企业陷入了资本困境。田波的环境将走向何方?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今年7月10日,中华全国工商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范尤山一行前往田波考察环境。 田波环境总裁吴健表示,在金融去杠杆化和购买力平价清仓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环保产业受到了很大冲击,高速发展时期遗留下来的问题逐渐显现。 行业普遍面临融资难、融资贵、支付机制不利等问题,给企业带来巨大压力,制约行业健康发展。

田波环境赢得了一些金融机构的支持

今年7月,中国民生银行党委书记、行长郑万春一行前往田波环保总部进行交流。 郑万春表示,中国民生银行非常愿意为田波环境提供全面的银企合作计划,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 赵利军介绍说,田波环境期待与中国民生银行加强交流和深化合作,共同探讨当前环保产业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探索高效解决方案。

在业务发展方面,田波环境大大减缓了扩张的步伐

中信建设投资证券2019年前三季度对田波环境绩效损失的现场检查报告显示,自2019年以来,田波环境的战略方向已经调整,以减缓公私合营项目投资。2019年前三季度,公私合作项目获得12.97亿元,同比83.6亿元下降84.49%

此外,在2019年资金紧张的情况下,2019年前三季度田波环境的财务支出增加9362.3万元,同比增长122.77%。田波环境表示,由于目前民营企业的融资环境没有改善,公司的融资成本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大幅上升。与去年同期相比,平均总债务略有上升。建设项目投产后,贷款利息将由资本化转为费用化。

2019年10月30日,田波环保公告披露,为进一步聚焦公司核心优势,优化资产结构和资源配置,公司拟将其控股子公司屯留博图水务有限公司97.42%转让给深海海南水务集团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为2559.98万元。 转让完成后,公司将不再持有屯留博华的股份

田波环境表示,公司打算根据公司的整体战略和运营需求转让其在屯留博华的全部股份,不会影响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田波正与国有企业密切合作

田波环境官网显示,5月,田波环境与上海华谊(集团)公司在广西钦州签订合同,以上海华谊广西钦州工业燃气岛项目为依托,进一步推动能源化工绿色发展道路上的深度合作。 同月,田波环境与中国环球工程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充分发挥在能源、化工和水处理领域的互补优势,在全球市场发展中实现共生发展。

6月,田波环境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属的中国昆仑工程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国内外石化等领域开展环保业务合作

9月,田波环境与中铁十二局有限公司、中水珠江规划勘察设计有限公司联手组建联合体,中标“雄安新区孝义河新段河道综合整治工程总承包” 田波环境还与神华集团子公司神华工程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将在工业用水系统领域建立更紧密的伙伴关系。

田波环境在最近的公告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积极筹集资金。通过包括但不限于出售相关资产和引入战略投资者,缓解公司流动性短缺的现状,努力及时补充相关募集资金,不影响其正常使用。

责任编辑:王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