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华连续两年出具非标意见 獐子岛:拟另聘会计所


?

9月19日晚,上市公司子子岛(SZ)回应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关于其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询问函。除了公司的业绩和产品运营,Zhang子岛和会计师事务所之间的当前合作也值得关注。

翟子岛在回信中说:“由于该公司目前正在与拟议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合同谈判,因此暂时无法提供有关会计师就该询问函的有关问题发表核查意见。”这也意味着目前的第三方审计机构current子岛可能处于“空缺”状态,无法进行相关的审计和验证工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今年四月,大华会计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发布了关于zi子岛2018年度财务报表的审计报告。此前,大华还发表了负面意见。

一位熟悉Zhang子岛附近地区的人士告诉记者,该公司的一位高管几个月前透露,大化不愿继续与Zhang子岛公司合作。原因是Zhang子岛由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提交。调查和公司财务有太多问题。

与大华一起工作了8年

经过证券和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对Zhang子岛的一年多调查,今年7月,Zhang子岛上的“涉嫌财务欺诈”结果终于公布。在岛上陷入困境之时,该公司已与该公司合作了近8年。大华是或想要退出。

《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草案)》记者注意到,在19日晚间,章子道透露“正在洽谈会计师事务所的承包事宜”,而该公司的会计师事务所原为大华。

在这方面,上述接近Zhang子岛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今年四月的Zhang子岛内部会议上,有一位公司高管说,不是Zhang子岛不愿意使用大化,而是大华不想继续合作。出于这个原因,这位人士认为:“大华一定在章子岛的财务方面遇到了各种问题,他们不想合作。”

记者发现,自of子岛上市以来,公司已与两名会计师合作。自2011年底以来,大华原为北京中州光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的董事,负责张子岛的审计工作。

也是在与大华合作期间,Zhang子岛在2014年经历了“冷水团”,而在2018年初经历了“扇贝奔跑”。伴随着这两次事件,of子岛的业绩急剧下降,因此,在公众舆论的漩涡中。

而本次会计师事务所的暂时空缺似乎早有预兆。獐子岛披露的公告显示,大华所曾对獐子岛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个年度的财务报表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对獐子岛的持续经营能力表达疑虑。

对于獐子岛8月30日披露的有关出售子公司的《每日经济新闻》,大华所亦在《重大资产出售报告书(草案)》中表示,无法对备考合并财务报表的公允性发表审阅意见。

有知情人士向《备考财务报表审阅报告》记者透露,在獐子岛近来有关财务审计方面的工作中,已经见不到大华所的工作人员。

9月20日,记者致电大华所欲了解其与獐子岛的合作现状,但工作人员表示不能对此给出回应。此外,上市公司董秘办的电话已长期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獐子岛短期能否找到继任者?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相关规定,上市公司解聘或者不再续聘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应由股东大会作出决定。而会计师事务所(审计事务所)提出辞聘的,应当向股东大会说明公司有无不当情形。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双方若终止合作,仍需经过股东大会的审议。

官网信息显示,大华所创立于1985年,是国内最具规模的大型会计师事务所之一,也是国内首批获准从事H股上市审计资质的事务所。但也正是这样一家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其在服务于獐子岛期间,曾多次受到外界的质疑。

在獐子岛遭受“冷水团”的2014年,新华网在对獐子岛的报道中曾提及,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透露,因为受到天气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在抽测盘点(存货)时,会计师只能选几个点参加。“我们选90个点,他只能跟几个点去盘点。”这也意味着,会计师可能只掌握了不到10%的情况,基于如此现场监测的会计师意见难以令人信服。

基于当下外界对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的指责,业内人士亦表示,负责审计的会计师事务所恐难辞其咎。

记者梳理发现,近段时间以来,大华所曾多次出现违规行为。今年4月,因在对中兵红箭(,SZ)2015年度收入事项的审计执业中,存在应收账款函证发函程序不规范,导致未发现公司虚增利润,大华所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而由于对芭田股份(,SZ)和科陆电子(,SZ)的审计问题,今年5月以来,大华所连续两次被深圳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对于未来的獐子岛而言,若与大华所停止合作,公司在短期内或很难找到接替的第三方审计机构。有注册会计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就獐子岛目前的现状来看,审计机构一般不会冒险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责任编辑: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