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穷人”和资金 格莱珉银行在中国的实验仍在继续


原标题:寻找“穷人”和资金乡村银行在中国的实验仍在继续

在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书《贫穷的本质》中,这位新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描述并讨论了小额信贷和贫困之间的关系。 例如,该书认为贫困家庭对小额信贷的参与率不高,主要是因为在标准小额信贷模式下,以“每周会议”为代表的一种组织过于严格,贷款周期不够灵活。

在中国,小额信贷模式引发的主要讨论是在中国国情下解释和处理贫困问题是否足够。此外,普惠金融和互联网技术的融合已经到了今天,国内关于小额信贷模式本身的争议由来已久。贷款给穷人真的能帮助他们提高生活质量吗?还是会再次变成资本游戏?格莱珉银行能否在贷款资格和资金来源方面找到可持续的发展方式是微观层面的另一个问题。

10月底,记者在厦门会见了孟加拉国格莱珉银行前总行副总裁、现任格莱珉中国普惠金融部总经理、格莱珉中国总裁、亚洲金融合作协会普惠金融委员会副主任、尤努斯基金会(香港)秘书长高湛、格莱珉中国战略合作伙伴宜欣公司高级副总裁卢海燕。他们在《贫穷的本质》年回应了他们对小额信贷的看法,并分享了他们对中国格莱珉模式的发展抱有极大期望和信心的几个原因。其中,引入公共资金帮助格莱珉银行找到稳定廉价的资金来源仍是一条探索和尝试的道路。

小额信贷不等于“小额贷款”

小额信贷与国内“小额贷款”公司的财务行为相同吗?以格莱珉银行为代表的小额信贷侧重于向穷人提供小额、持续和制度化的短期无担保小额贷款。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成立初期,该银行的资本主要来自捐款,没有专职的风力控制人员。 然而,国内“小额贷款”公司需要获得相应的金融许可证,并具备完全的风力控制和管理能力。 近年来,就贷款规模和目标客户而言,小额贷款公司呈现出与银行同质化的趋势。

Grameen模式下的小额信贷在目标群体的选择上比小额信贷或其他具有普遍利益概念的金融产品更容易陷入困境。

“传统贷款的一个特点是,客户需要主动寻找资金提供者,以前是银行。现在互联网可以提供很多借贷产品,但是用户仍然需要操作他们的手机,并且需要主动发送“想借”的信息。这是所有贷款活动的开始。 "高湛说这种客户不是格莱珉银行的客户."有明确吸引力表达能力的人不是我们想要服务的对象,因为在底层的人,更有能力的人会有明确的吸引力,而格莱珉想帮助那些不敢去银行,甚至不敢想贷款,甚至一个字也不会写的“沉默而痛苦”的人。这种人正是格莱珉最好的顾客。 “

从这个角度来看,格莱珉银行更像是一家社会福利企业,而不是一家以控风管理为核心、利润为经营目标的银行。

高湛总结的格莱珉模式具有三个标准的特点:“第一,贷款来自妇女并与妇女打交道。在孟加拉国,97%以上是妇女,在中国,100%是妇女。” 第二个特点是每周开会 第三,精神文明建设,在每周例会上,成员们在健康、教育、互助等方面进行沟通,这相当于借款人之间形成一个紧密联系的社区。格莱珉银行(Grameen Bank)的员工并不主要从事借贷和集资工作,但更需要组织会议来引导成员们讨论教育、家庭健康等有助于他们提高精神生活质量的话题。 "

在法里德吴丁和高湛看来,格莱珉银行提供的贷款只是组织穷人的媒介,而不是商业活动的目标。他们不在乎贷款能否按时偿还,也不会因为逾期贷款而与穷人一起上法庭。

此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格拉明银行创始人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公开表示,他对中国小额信贷模式的发展不满意,无法吸收存款、利率过高、强调抵押品等做法,这与小额信贷的初衷背道而驰。

”格莱珉的团体模式与中国以前普遍理解的五人团体有本质的不同,因为寻找穷人来组成这个共同的团体是没有意义的 高湛认为,群体模式的核心含义是帮助穷人在社区中建立归属感和责任感。当一个人感觉到被尊重的价值时,他会有更多的动力去改善和维护自己和家庭的生活。这是格莱珉模式帮助穷人的基本出发点。

2014年12月,尤努斯在江苏省徐州市禄口村建立了“格莱珉中国”,标志着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复制。 迄今为止,格拉明中国已经帮助2000多名女性成员创业,并为女性创业发放了4000多万元贷款。 格莱珉的项目位于徐州、江苏、开封、河南、安康、陕西、大理、云南、深圳、广东等地

在中国的兼容性

“即使海德拉巴有三家或三家以上的小额信贷机构向穷人提供贷款,只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家庭会向他们借款,而一半的家庭会以更高的利率向放债人借款。由于小额信贷的出现,他们几乎不会改变主意 我们无法完全解释为什么小额信贷不受欢迎。或许与此相关的是对小额信贷的严格监管和强加给客户的时间成本。 作者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指出了小额信贷的几个局限性,包括无法支持穷人以更高的回报创业,以及借贷方式缺乏灵活性。

Farid Wu Ding告诉记者,格莱珉银行的还款率高达99%,这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得到证明,这种模式可以持续帮助穷人改善生活。

在中国,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根据目前的国家农村贫困标准,到2018年底,全国有1660万农村贫困人口。 10月17日,在中国第六个“扶贫日”,国务院扶贫办公室宣布,到今年年底,全国约95%符合现行标准的贫困人口将脱贫。

显然,与印度或孟加拉国的格莱珉模式不同,中国政府已经基本解决了贫困地区的清洁水、公共卫生和其他基础设施问题。格拉米模式在中国实施的必要性够大吗?

高湛表示,格莱珉银行已经为美国的12万名客户提供服务,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将为100万名客户提供服务。 在中国,如深圳等地,有大量的城市流动人口,他们仍然无法获得贷款。 此外,穷人的精神和心理社会需求仍未得到满足。 从这两个方面来看,充分发挥格莱珉模式在中国的潜力仍然是足够的。

”格莱珉银行在陕西省安康市设立了四个网点,第一个月就已经积累了50个客户。 高湛引用这些数据来说明格莱珉银行在中国的可行性。

对于所有离线金融活动来说,企业涉足的城镇越多,他们所面临的经济、文化、教育和金融观念的差异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各种与农业相关的信贷和普惠金融在推广时必须依赖庞大的离线业务人员网络的原因。对格莱珉来说,这一挑战仍然存在。

在登陆中国的过程中,高湛看到“世界底层人民的命运非常相似”。他发现,对于河南兰考县和深圳荣华金融区的农村项目,单笔贷款金额约为16,000英镑。没有理论可以解释为什么这个数字显示出高度的趋同性。

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下行周期。在社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城乡差距不断扩大。记者问弗雷德吴丁(Fred Wu Ding):考虑到没有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可能很难保持员工的积极性。格莱珉如何模拟贷款或服务价格来平衡公共福利和商业?

“对我们来说,我们不是在追求利润,我们是非盈利性的 因此,如果我们能获得任何利润,这笔钱也将用于解决社会问题,但它将被用作支付股息的利润,这是我们与其他商业组织的最大区别。 ”弗雷德吴丁回答道

事实上,除了无法吸收存款带来的资金来源不稳定之外,人才是限制格莱珉模式登陆的主要内部原因之一。 格莱珉的贷款官员在就职前需要六个月的培训,贷款官员需要大学学位或以上,而分行管理层需要大学学位或以上。 在中国,愿意返回农村的大学毕业生比例可能低于预期,培训成本甚至更高。

从孟加拉到中国,从网上到网下,格莱珉银行不仅会弥合文化地理或金融技术的差距,还会面临组织管理、运营和管理等诸多挑战。格莱珉和他的中国合作伙伴正试图找出格莱珉是否能找到合适的土地,并在登陆中国时将其帮助真正穷人的美好愿景付诸实践。

探索高净值人群公益性资产配置模式

事实上,格莱珉模式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20年。此前曾尝试推动与一个基金会、阿里巴巴、京东集团、常恒等机构的战略合作,但过程相当坎坷,未能大规模复制孟加拉国的成功经验。

格拉明中国以前已经开始与宜欣合作,例如在江苏省陆口村的项目合作点,共同帮助中国农村的低收入妇女创业和脱贫。 截至2019年9月底,共向当地农村妇女提供了98万元的财政支持,对农民的支持达到50倍。 2019年6月,32名当地农村儿童还免费获得了重病住院保险。

现在格莱珉中国和宜欣正在探索一条新路 在今年10月底的宜欣财富继承峰会上,双方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在信贷资金提供、高净值个人公益资产配置、格拉明中国网络建设、高净值客户子女实习考察等方面开展全方位合作,共同推动公益金融事业持续发展。

宜欣一直呼吁和推动中国高净值人士参与公益金融的实施。高净值人士自然在公益领域有巨大的能量。 宜欣公司高级副总裁兼首席品牌官卢海燕透露,中国的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个人资产规模为100万亿。未来,他们预计将把1%的资产分配给公益慈善机构,这意味着他们预计将有1万亿元的财富进入公益领域。

“宜欣从事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主要是通过金融服务,以便企业家精神能够成长,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好 ”卢海燕说

在公益实践中,它对高净值人士也很有价值。 一方面,通过多元化的资产配置支持公益事业可以提升自身和家庭的社会价值;另一方面,通过公益金融“改变世界、影响他人”的实践,将给予第二代更多的生命教育和成长选择,实现创业精神、家庭财富和家庭文化的传承。

卢海燕相信格莱珉模式已经在中国探索了将近20年,并且有一个值得信赖的基础。我相信宜欣的客户会理解和欣赏这种模式,相信他们投入其中的1%的资产会得到很好的利用,并帮助他们将资产带回公益和慈善领域。

(责任编辑:DF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