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日报社员工曾海东替早逝“农友”尽孝28年:一声承诺,用半生践行


  海南日报社员工曾海东替早逝“农友”尽孝28年:

  一声承诺,用半生践行

  海南日报记者陈蔚林 实习生陈卓斌

  也许是年纪大了,家住昌江石碌84岁的符姐梅开始忘事,有时连亲戚朋友站在面前也不一定认得出来。可她忘不了这件事:春节快到了,“儿子”阿东该“回家”了。

  她心心念念的“儿子”是海南日报社员工曾海东。从1989年起,几乎每年春节前夕,他都会来向老人拜年问安,看看她吃得够不够、穿得暖不暖,亲亲热热地说上好久的话,才留下厚厚的拜年红包离开。

  28年时光如水,冲不淡这对“母子”彼此的牵挂。一个海南老妪,一个广东汉子,是什么样的缘分把他们的心紧紧系在一起?

  农场生活促就“兄弟情”

  上个世纪70年代,正值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火热浪潮,曾海东与符姐梅的儿子叶晨江在昌江黎族自治县乌烈公社峨港大队橡胶厂相遇。两个年轻人相见恨晚,处得就像亲兄弟一般。

  当时16岁的曾海东是队伍里年纪最小的,每每被分到重活总有叶晨江帮着完成,只要被别人欺负就有叶晨江挺身而出。

  因为父亲早逝且母亲不在海南,当时的曾海东孤身一人很惹人怜惜。符姐梅知道后,每逢节假就催着儿子带“弟弟”回家,她的丈夫也早早买来新鲜的红线鱼,精心地煎成两面焦黄摆上饭桌等待。

  “好几个春节,我从大年三十到年初三都在他家里吃饭。”曾海东知道,海南人大年初一不外出拜年,也不留外人吃饭,叶家人是真正把他当成了自家人,“这份恩情,我一直记在心里。如今不缺吃喝了,最舍不下的还是那口红线鱼。”

  许下一个“儿子”的承诺

  后来,曾海东和叶晨江先后离开农场,一个去了海口,一个在昌江工作。虽然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面,俩人仍然维系着这份真挚的“兄弟情”。

  直到1989年12月7日,这个曾海东不愿回想的黑色冬日。那一天,他永远地失去了他的“哥哥”叶晨江在澄迈县境内遭遇车祸,来不及抢救便憾别了人世。

  因为通讯不畅,曾海东5天后才从一位来海口办事的朋友口中,得知了叶晨江遇险的消息。他急急忙忙赶到叶晨江父母所在的昌江县城,看见的却是“哥哥”已经变成一张黑白照片,把微笑定格在了而立之年。

  见到风尘仆仆的曾海东,符姐梅再忍不住心中悲恸,失声痛哭:“阿东啊,白发人送黑发人,我从此没有儿子了……”他没有犹豫,含泪说:“从今以后,我就是您的儿子!我替‘哥哥’给您养老送终!”

  是沉重负担更是厚重亲情

  符姐梅起初不信曾海东的话:他与我儿子认识不过十来年,凭什么要替我儿担起如此沉重的负担?

  叶家确实负担很重叶晨江的母亲和妻子均无稳定收入,妹妹尚在大学就读,还有两个孩子嗷嗷待哺,全靠他父亲200多元的离休金。曾海东二话不说,转身就送来1000元钱,为叶家解了燃眉之急。此后的每年春节,他留下的拜年红包都是厚厚的10张百元大钞。

  这可不是一笔小钱。要知道,那时的1000元钱近乎等于曾家一年的开支。曾海东的家人不仅不觉得他“犯傻”,还每到年末就帮着准备红包、置办年货,催着他快去昌江看望“母亲”。

  “别说干儿子,就是亲儿子也不一定有你这份心。”一晃28年,符姐梅一家对曾海东铭记在心。

  鸡年新春来临,因病住院的符姐梅望着前来探望她的曾海东,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摸索着从贴身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眯着眼挑出了唯一的百元,“来,让阿妈给你的孙子、我的‘重孙’封个压岁包……真高兴啊,我的阿东又‘回家’了。”

  分享到一键通微信新浪腾讯QQ空间i贴吧

  责任编辑:甘晨卉

次数不足API KEY 超过次数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