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高校一家书店 怎么开?谁来买?


?

钱江晚报2019年8月8日11: 42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2019080811221276497.jpg

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支持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要求所有高校至少有一个校园商务书店,不同类型和规模的书,没有人应该尽快重建。

一所大学的书店看起来并不多,但浙江有多少所大学呢?在网上书籍和数字阅读流行的那一刻,校园实体书店的出路在哪里?我可以在学校图书馆免费借用它。有多少学生愿意去书店买书?

钱江晚报记者走访了包括浙江大学在内的多所大学。结果出人意料。据不完全统计,全省一半以上的学校没有实体书店。

协调:浙江工业大学

商店名称:Time Bookstore

一群学生已经经营了两年

购物的人越少买人

2019080811390983761.jpg

在2017年浙江工业大学120周年庆典上,校园内的丝绸博物馆开设了“浙里时代书店”,学校纪念品与新华书店畅销书籍一同出售。这个时间书店由学生团队运营和管理。今天,商店经理于航即将毕业。他和他的小伙伴经营了一个为期两年的校园书店,合同即将到期。

这家书店位于ZheLi Silk Museum博物馆的一楼大堂。为了吸引交通,每周推出折扣书两年,并在杭州大学举办文献交流会。但即便如此,余航也承认书籍卖得不好,很多人都来到书店,但很少有人买书。 “去书店的人还在书店里玩更多的手机。”运营书店的成本也不小。除租金外,团队还支付清洁和安全的开放空间。

由于书店赔钱,合同到期,学校计划翻新展馆,书店正面临着此次被拆迁的命运。

“这家书店装饰精美。”在书店接受记者采访时,一位来浙江省购买书籍的历史学生感叹道,“但我没有找到一本我特别喜欢的书,或者希望各种各样的书更完整,然后是优惠活动可以多一点。“

“大学书店面临的问题是文化与商业,行政需求和市场需求之间的双重矛盾。”余杭仍然期待着学校的“具体支持政策”。 (钱江晚报记者郑琳,钱江晚报记者,史先贤文/摄影)

坐标: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店铺名称:晓峰书店

被视为图书馆的补充

每天都有新书上架

2019080811402618098.jpg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设有小凤书店。小凤书店浙江大典于2006年开业,并在浙江大学图书馆入口处开业。此前,小凤书店在浙江工业大学西溪校区,浙江工业大学教学路校区,浙江科技大学小河山校区开设了校园书店,但他们慢慢关闭。

时间越走越远,浙江大学西溪校区正门对面的天正律师书店和不远处的杭大路上的杭州树林文氏书店早已消失。 “面对不断上涨的租金,劳动力,能源消耗和购买成本,以及在线销售的无序竞争,这些书店主要依靠校园教师和学生作为主要买家,要么关门,要么退出市中心。 “说。

这家晓风书店面积为70至80平方米。商店里有六张大型和半高的书桌,里面摆满了书籍,文具以及文化和创意产品。三面墙的架子放在墙上,书的两侧和一侧。文具。

店员王晓(化名)告诉记者,小凤书店紫金港店主要销售人文社会科学书籍,大部分是在学术研究的背景下,其中哲学书籍占比最大,在14个垂直书架中,有三个书架都是哲学书籍。

“我们的商店非常关注最新出版的书籍,基本上每天都会有新书上架。”王晓说,图书馆购买新书并不是那么快。

小凤书店老板蒋爱军告诉记者,这个校园书店的书籍销售额占70%。 “很多人都被视为浙江大学图书馆的支持和补充,一些不在图书馆的书籍,甚至还有一些专业的古籍。可以在书店找到。“

如今,小凤书店浙江大学商店除了书籍外还销售文具和文创产品。商店近三分之一的空间内衬文具。事实上,当小峰书店浙江大学开始运作时,它就是一家专卖书籍的书店。文具已经结算,以满足学生的需求。 “紫金港校区教学区附近没有出售文具的地方。现在,我们是最近的教室文具销售场所。许多学生进入书店购买文具。“王晓说。 (钱江晚报记者王湛通讯员李荣珍刘素梦/摄)

协调:浙江工业大学平峰校区

店铺名称:平峰书店

一对17岁的情侣店

每年只赚3万元

2019080811413438387.jpg

如果不是教师的指导,记者很难找到这个校园书店。

平峰书店位于浙江工业大学平峰校区宿舍。门牌号不大。商店有水果店,文银店,图形店,影楼和蛋糕店。记者发现书店的百叶门被关闭,一堆二手书被放在门口,门上贴着一张白纸。门上写着铅笔:学生们,我预订了新学期的教科书,折扣价格,以及购买二手教科书,团购更有利。记者联系了书店老板徐国荣。

老徐说,他已经经营一家书店超过17年。他曾在浙江工业大学朝晖校区和枝江校区设有店面。后来,业务变得越来越难,只剩下平峰校区。 “出租租金,劳动力,物流越来越贵,书籍越来越便宜。我和妻子忙了一年,我们只赚了3万元,我们几乎无法解决吃饭的问题。”老徐的语气很无奈。以前打开书店的大多数老人已经换了。有些人去超市,有些人去表达。

“8年前,开一家书店很容易。”徐告诉记者,他的书店曾经拿过教科书。 2017年,研究生培训和杂志的收入也很好。到2018年,网上书店的影响更大,新书的盈利能力非常低,培训班一般都有自己的书籍,所以他只能依靠二手书获取利润。

“学校里的商店都在招标。这家商店是23平方米。我在2018年赢得了比赛。年租金超过6万。除了冬季和夏季假期,学校的开放时间实际上更多超过8个月。成本高,每月。销售压力将非常大。我不能再忍受了,我已经转向改变业务的想法,但有成千上万的手头的库存和一个三年的竞标管,我只能继续硬化我的头皮。年。“

与出售咖啡和其他简单餐点的连锁店不同,老徐的商店不允许经营文具,饮料和其他周边产品。

我听说教育部发布了《意见》,徐非常兴奋。 “那之后,书店是否升级为'学校用品'?有了这个高度,我很期待学校为校园实体书店提供适当的帮助。甚至不用考虑,租金可以很好一。” (记者陈素萍/图)

坐标:杭州师范大学苍倩校区

店铺名称:Little Tree

免费提供空调费

尚未获得超过100万的翻新费用

2019080811450387241.jpg

Little Tree是学校图书馆的书店。它位于杭州师范大学图书馆的一楼。它通过图书馆的电子门,并按照手写的箭头。这是书店的入口。

虽然外立面不大,但内部非常开阔,落地玻璃门窗很大,飞跃也很高。非常时尚。门口就是酒吧,周围有一些文床商品,里面是一排书架,里面是一张大书桌。

书店就是这样建造的,乍一看它觉得装修很贵。一个问题是肯定的。书店经理之一刘诗言告诉记者,书店面积约300平方米,硬装100万元,咖啡机使用近20万元。商店里有5000多种书籍,主要有人文,社会科学,艺术和艺术。除了书籍,他们还经营文学创作和咖啡小吃。

2016年底,小凤书屋开始设计小凤杭石大学校园书店,并推出了新品牌小树。 2017年5月,书店开业。 “我在公司开业当年7月被聘用。这项工作仅用了三年时间。”刘诗妍说,“小到书店的纸袋,大到书店的标识,都请高手设计。一旦商店里的灯泡破了,买新的就要花68元。”

“在开放的那一年,杭州师范大学的各个学院逐渐从下沙搬到了苍倩的新校区。很多人不知道书店的存在,所以表现非常糟糕。在过去的三年里,表现缓慢改善。去年,没有考虑装修。费用,收入和支出基本相同。“刘世炎说,书店的工资,包括她在内的五名员工,占了大部分。

至于校外书店最紧张的租金,都依赖杭州师范大学提供的支持。为了使书店生存,学校不收取租金,只收取部分管理费。因为书店在图书馆,所以也免除了空调的费用。尽管得到了学校的支持,刘诗言笑着说:“说实话,如果你在学校开一家书店,就不能通过卖书来赚钱。”

书店大量出售书籍,主要依靠大学书籍,包括人文,政治,社会科学,心理学,法律和其他工具。与此同时,教职员工经常前来为孩子购买儿童书籍。回忆录和成功的学习书籍主要是针对个别读者的非专业阅读,并且它们不太好卖。

由于客户群的关系,学校书店倾向于阅读更多的人,更少的人购买书籍。 “我们每个月都会去总部开会。每次见面,我都会不自觉地低下头。输入成本高但业务表现低。不如景区数据或医院“。

在过去三年中,出现了特别炎热的时期。刘世炎清楚地记得,最受欢迎的销售是余华来到杭州师范大学开设讲座,并暂时在书店举办签约活动。那天,商店里有700多本书被抢劫。但这个快乐的时光只是偶尔在日常业务中的点缀,但却无法实现。

因为它位于图书馆,由于访问控制的限制,书店每天只能运行12小时的图书馆。除了冬季和夏季假期外,刘世炎曾建议学校为读者打开一扇单独的门,用他们的身份证交换临时卡片。该店读到,“但学校有安全管理等问题,我们也明白。今年的杭州师范大学搬迁工作已经结束。”有更多的大学,更多的人,更多的人买书。“(钱江晚报记者)陈素萍)

思考一:问题出在哪里

单向空间,单词和几个,Sisif,Zhongshuge .近年来,“综合书店”已成为一线和二线城市商业地产的标准。然而,实体书店的“复兴”似乎并未推动“高校书店”的发展。潮流的复苏是由于“封闭潮流”一再成为关注的热点。

北京大学的汉学书店,博雅书店和野草书店已经搬走了;复旦大学周围的青云书店已关闭;北京师范大学东门盛世清和武汉大学南山门豆瓣书店都是由于租金上涨和租约困难。继续陷入两难境地;据浙江省高校不完全统计,至少大部分没有实体书店。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十分热闹的新校区已经全面展开十多年,可能成为大学书店濒临灭绝的重要原因。一方面,新校区师生的迁移将切断原有的文化生态。另一方面,很少有投资者愿意向新校区开辟相对偏远的地方,并且每年都要忍受这个为期三个月的经营。

记者在高校的采访中发现,大多数大学生从图书馆借书或在网上买书,很少去实体书店买书。此外,进入大学后,更多的是阅读电子书。有些学生甚至问记者:“有了图书馆,你还需要一个实体书店吗?”

小凤书店的老板姜爱军认为,大学图书馆为公众服务,大学书店服务于小众。

“书店的空间营销非常重要,成为作家和读者之间的纽带。当技术给我们带来便利时,它必须剥夺直接的生活感。书店是提供直接意义的地方。浙江工商大学网络新媒体(编辑出版)副主任沉宇说。

由于教育部的政策,该省的许多高校已经开始行动。例如,浙江大学城市学院开会讨论相关问题,并将推动大学书店的建设。目前,中国计量大学,浙江传媒学院,浙江科技大学,浙江外国语学院等大学没有书店,也表示将在暑假后进行讨论。

思考2:出路在哪里?

校园实体书店如何找到出路?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葛玉丹以华东师范大学汉芬楼书店为例。 “在考试周期间,书店每天24小时开放,并提供远低于通常价格的折扣套餐。”

中国人民大学明德书店负责人陆云哲认为,每所学校的学生都应该能够在大学书店找到与该学科相对应的书籍。 “与此同时,这些书店也负责提供教材。我们可以支持大学书店的原因之一是保护教材的供应。如果您只是出售文学书籍或只是零售,那么大学书店肯定没有机会。“

蒋爱军的观点是,未来的校园书店应该以学术特色为基础,整合咖啡+讲座+阅读等,因为书店是一个互动交流的场所,一个公共的学习平台,必须有足够的可能性。继续发展,探索复杂的商业形式,“大学可以成为一个城市的景点,然后以大学”为主题的大学书店,可以将周边产品的发展作为一个创意项目。“

杭州师范大学图书馆文献服务部主任张凤鸣也对此表示赞同。她认为书店不再等于“书籍空间”。大学书店可以与其他校园资源平台一起建立,如图书馆,出版社和物流服务组。一个闭环的服务,以及与学生协会,教师课堂,学术交流等的联系,通过为教师和学生提供的文化服务来反馈他们的核心能力。

目前,我国大学书店有一些运作模式值得借鉴。 2013年,上海鹿鸣书店的原店即将到期,面临关门的风险。此时,复旦大学伸出援助之手,提出学校免收租金和书店,收入符合合同。

近年来,在高校出版书店也有一些案例。 2016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联合开设了第一所独立自修室,并在广西玉林师范大学开设了该大学。截至2019年7月,已建成11个书秀书房。为了促进大学书店的发展,多秀学习继续推动这一发展。 (钱江晚报记者王占陈苏平钱江晚报记者李荣珍刘素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