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颜氏家训》看中国传统政德


  中华魂2天前我要分享

  

  文章源自:《学习时报》

  家训、家法是传统家庭教育中的主要内容,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古代家法中,最有名的当属南北朝时期的《颜氏家训》,它是由颜之推开“家训”之先河,编纂而成。颜之推,字介,生于江陵(今湖北江陵),祖籍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他少年得志,十九岁便被任为国左常侍,但由于身处战乱纷争、朝廷更替频繁的南北朝时期,从而有着历任南梁、西魏等朝为仕,三为亡国之人的经历,这就决定了他有着强烈实现国家治理的心愿,并寄托于后世身上,由此作书《颜氏家训》,“欲当好官,莫如正家”。

  《颜氏家训》成书于隋文帝灭陈国以后,隋炀帝即位之前(约公元6世纪末)。共有七卷,二十篇。分别为序致、教子、兄弟、治家、风操、慕贤、勉学、名实、涉务、省事、止足、诫兵等。该书虽然是颜之推记述个人经历、思想、学识以告诫子孙的着作,但更多体现了在中国传统家国一体思想下,以通过个人修身、齐家所担负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怀,因而,《颜氏家训》按照“治家之宽猛,亦犹国焉”的要求,将国家思想体现在治家理念之中,以达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目的,所以《颜氏家训》有着较多反映传统政德文化思想的内容。

  01

  勤学

  勤学是中国传统官员必须具备的素质,所以《逊志斋集》就强调:“贤者由学以明,不贤者废学以昏。”由此可见,贤能的人只有通过不断学习才能将内心理念转化为符合道德规范的行为。这是因为通过学习能够提高自身修养,“学者,所以修性也。视、听、言、貌、思,性所有也。学则正,否则邪”。同样,颜之推在《颜氏家训·勉学》中就强调:“自古明王圣帝,尤须勤学,况凡庶乎!”古代帝王都努力学习,况且我们这些平常人。这是因为,一方面学习开发了心智,提高认识和行动的能力,“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另一方面,读书学习使人更加身怀天下,“观古人之守职无侵,见危授命,不忘诚谏,以利社稷,恻然自念,思欲效之也。”

  

  02

  自律

  自律在中国传统政德文化中就是为官者严格要求自己。《尚书·伊训》就指出,“与人不求全,检身若不及。”这表示与人不求全责备,约束别人唯恐不及别人。对于约束和要求自己的态度则是,“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颜氏家训》指出了自律对人尤其对做官为人的重要性,强调:“自律:士而律身,固不可以不严也,然有官守者,则当严于士焉;有言责者,又当严于有官守者焉。盖执法之臣,将以纠奸绳恶,以肃中外,以正纪纲。”读书人要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在做了官以后,更要严于律己。靠道德规范,也要靠法律准绳。

  

  03

  节俭

  注重节俭是古代政德文化对官员个人生活的基本要求。《墨子·辞过》就强调:“俭节则倡,淫佚则亡。”可以说,节俭对家对国尤为重要,“一人知俭一家富,王者知俭则天下富”。

  《颜氏家训·治家》篇中则强调持家要勤俭节约,批评那些奢侈和吝啬的行为,“孔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又云:‘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然则可俭而不可吝已。俭者,省约为礼之谓也;吝者,穷急不恤之谓也。今有施则奢,俭则吝;如能施不奢,俭而不吝。可矣。”颜之推提出:“如能施而不奢,俭而不吝,可矣。”这句话是指能够做到肯施舍而不奢侈,节俭而不吝啬,就可以了。同样,《颜氏家训》指出,如果保持朴素的生活作风,就必须善于节制欲望,才能知足常乐。在《颜氏家训·止足》篇中强调:“《礼》云,‘欲不可纵,志不可满。’宇宙可臻其极,惰性不知其穷,唯在少欲知足,为立涯限尔。”

  04

  重义

  重义轻利是当官为政者应该具备的态度和操守。张养浩在《三事忠告》中就指出了:“不竞:夫利之与义,势不并处,义亲则利疏,利近则义远。况为民师帅,而专务于利,其聚怨纳侮,视市井小人不若也。故君子之从政也,宁公而贫,不私而富;宁让而损己,不竞而损人。”这里指为官者不能与民争利,不损人利己、不见利忘义,必须做到道义至上,以义为先,否则,为官者就不是“大人”“君子”,更没有“士君子”之道了。正是基于这种义利观,“从仕者,宜假此以行道也。道不行而富贵利达者,古人以为耻,而不以为荣”。所以,做官应凭靠道义而进,不以追求富贵利达为荣。《颜氏家训》也认为做官者要谨守正道、推崇德行,不要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君子当守道崇德,蓄价待时,爵禄不登,信由天命。须求趋竞,不顾羞惭,比较材能,斟量功伐,厉色扬声,东怨西怒”。通过不择手段获得名望与官职,这与偷盗食物来填饱肚皮,窃取衣服来求得温暖有什么区别?

  

  05

  务实

  务实是传统政德所强调的官员必须专心致力于事务,做到办实事,以恪守自己的职责。《国语·晋语四》就认为:“华而不实,耻也。”官员只有讲求实际才能为人所信服,“实言、实行、实心,无不孚人之理”。只有办实事,才能堪当大任。《颜氏家训》也一直注重务实的家教,从而培养后代具有务实的居官品德。《颜氏家训·涉务》就认为,君子立身处世,贵在能够对旁人有益处,不能只会高谈阔论,否则就会浪费国家资财,“士君子之处世,贵能有益于物耳,不徒高谈虚论,左琴右书,以费人君禄位也”。还必须将学习的知识用于实际事务,“吾见士中文学之士,品藻古今,若指诸掌,及有试用,多无所堪”。总之,为人处事只有脚踏实地,才能实至名归。对于官员来说,脚踏实地的做法就是在职位上尽职尽责。“国之用材,大较不过六事:一则朝廷之臣,取其鉴达治体,经纶博雅;二则文史之臣,取其着述宪章,不忘前古;三则军旅之臣,取其断绝有谋,强干习事;四则藩屏之臣,取其明练风俗,清白爱民;五则使命之臣,取其识变从宜,不辱君命;六则兴造之臣,取其程功节费,开略有术,此则皆勤学守行者所能辨也。人性有长短,岂责具美于六涂哉?但当皆晓指趣,能守一职,便无愧耳”。

  我们

  ▼

  收藏举报投诉

  

  文章源自:《学习时报》

  家训、家法是传统家庭教育中的主要内容,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古代家法中,最有名的当属南北朝时期的《颜氏家训》,它是由颜之推开“家训”之先河,编纂而成。颜之推,字介,生于江陵(今湖北江陵),祖籍琅琊临沂(今山东临沂)。他少年得志,十九岁便被任为国左常侍,但由于身处战乱纷争、朝廷更替频繁的南北朝时期,从而有着历任南梁、西魏等朝为仕,三为亡国之人的经历,这就决定了他有着强烈实现国家治理的心愿,并寄托于后世身上,由此作书《颜氏家训》,“欲当好官,莫如正家”。

  《颜氏家训》成书于隋文帝灭陈国以后,隋炀帝即位之前(约公元6世纪末)。共有七卷,二十篇。分别为序致、教子、兄弟、治家、风操、慕贤、勉学、名实、涉务、省事、止足、诫兵等。该书虽然是颜之推记述个人经历、思想、学识以告诫子孙的着作,但更多体现了在中国传统家国一体思想下,以通过个人修身、齐家所担负起“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情怀,因而,《颜氏家训》按照“治家之宽猛,亦犹国焉”的要求,将国家思想体现在治家理念之中,以达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目的,所以《颜氏家训》有着较多反映传统政德文化思想的内容。

  01

  勤学

  勤学是中国传统官员必须具备的素质,所以《逊志斋集》就强调:“贤者由学以明,不贤者废学以昏。”由此可见,贤能的人只有通过不断学习才能将内心理念转化为符合道德规范的行为。这是因为通过学习能够提高自身修养,“学者,所以修性也。视、听、言、貌、思,性所有也。学则正,否则邪”。同样,颜之推在《颜氏家训·勉学》中就强调:“自古明王圣帝,尤须勤学,况凡庶乎!”古代帝王都努力学习,况且我们这些平常人。这是因为,一方面学习开发了心智,提高认识和行动的能力,“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另一方面,读书学习使人更加身怀天下,“观古人之守职无侵,见危授命,不忘诚谏,以利社稷,恻然自念,思欲效之也。”

  

  02

  自律

  自律在中国传统政德文化中就是为官者严格要求自己。《尚书·伊训》就指出,“与人不求全,检身若不及。”这表示与人不求全责备,约束别人唯恐不及别人。对于约束和要求自己的态度则是,“律己宜带秋气,处世宜带春气”。《颜氏家训》指出了自律对人尤其对做官为人的重要性,强调:“自律:士而律身,固不可以不严也,然有官守者,则当严于士焉;有言责者,又当严于有官守者焉。盖执法之臣,将以纠奸绳恶,以肃中外,以正纪纲。”读书人要严格要求自己,尤其是在做了官以后,更要严于律己。靠道德规范,也要靠法律准绳。

  

  03

  节俭

  注重节俭是古代政德文化对官员个人生活的基本要求。《墨子·辞过》就强调:“俭节则倡,淫佚则亡。”可以说,节俭对家对国尤为重要,“一人知俭一家富,王者知俭则天下富”。

  《颜氏家训·治家》篇中则强调持家要勤俭节约,批评那些奢侈和吝啬的行为,“孔子曰:‘奢则不孙,俭则固;与其不孙也,宁固。’又云:‘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骄且吝,其余不足观也已。’然则可俭而不可吝已。俭者,省约为礼之谓也;吝者,穷急不恤之谓也。今有施则奢,俭则吝;如能施不奢,俭而不吝。可矣。”颜之推提出:“如能施而不奢,俭而不吝,可矣。”这句话是指能够做到肯施舍而不奢侈,节俭而不吝啬,就可以了。同样,《颜氏家训》指出,如果保持朴素的生活作风,就必须善于节制欲望,才能知足常乐。在《颜氏家训·止足》篇中强调:“《礼》云,‘欲不可纵,志不可满。’宇宙可臻其极,惰性不知其穷,唯在少欲知足,为立涯限尔。”

  04

  重义

  重义轻利是当官为政者应该具备的态度和操守。张养浩在《三事忠告》中就指出了:“不竞:夫利之与义,势不并处,义亲则利疏,利近则义远。况为民师帅,而专务于利,其聚怨纳侮,视市井小人不若也。故君子之从政也,宁公而贫,不私而富;宁让而损己,不竞而损人。”这里指为官者不能与民争利,不损人利己、不见利忘义,必须做到道义至上,以义为先,否则,为官者就不是“大人”“君子”,更没有“士君子”之道了。正是基于这种义利观,“从仕者,宜假此以行道也。道不行而富贵利达者,古人以为耻,而不以为荣”。所以,做官应凭靠道义而进,不以追求富贵利达为荣。《颜氏家训》也认为做官者要谨守正道、推崇德行,不要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君子当守道崇德,蓄价待时,爵禄不登,信由天命。须求趋竞,不顾羞惭,比较材能,斟量功伐,厉色扬声,东怨西怒”。通过不择手段获得名望与官职,这与偷盗食物来填饱肚皮,窃取衣服来求得温暖有什么区别?

  

  05

  务实

  务实是传统政德所强调的官员必须专心致力于事务,做到办实事,以恪守自己的职责。《国语·晋语四》就认为:“华而不实,耻也。”官员只有讲求实际才能为人所信服,“实言、实行、实心,无不孚人之理”。只有办实事,才能堪当大任。《颜氏家训》也一直注重务实的家教,从而培养后代具有务实的居官品德。《颜氏家训·涉务》就认为,君子立身处世,贵在能够对旁人有益处,不能只会高谈阔论,否则就会浪费国家资财,“士君子之处世,贵能有益于物耳,不徒高谈虚论,左琴右书,以费人君禄位也”。还必须将学习的知识用于实际事务,“吾见士中文学之士,品藻古今,若指诸掌,及有试用,多无所堪”。总之,为人处事只有脚踏实地,才能实至名归。对于官员来说,脚踏实地的做法就是在职位上尽职尽责。“国之用材,大较不过六事:一则朝廷之臣,取其鉴达治体,经纶博雅;二则文史之臣,取其着述宪章,不忘前古;三则军旅之臣,取其断绝有谋,强干习事;四则藩屏之臣,取其明练风俗,清白爱民;五则使命之臣,取其识变从宜,不辱君命;六则兴造之臣,取其程功节费,开略有术,此则皆勤学守行者所能辨也。人性有长短,岂责具美于六涂哉?但当皆晓指趣,能守一职,便无愧耳”。

  我们

  ▼